小说5200阅读网

番外-如果的事

小说:幼崽护养协会 作者:酒矣 更新时间:2018-07-18
小说5200阅读网(www.5200xiaoshuo.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5200xiaoshuo.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写在最前, 这个番外是一个假设发生, 但实际不可能发生的场景,时间是在世界线融合之前)

  ……

  ……

  当带回云宝分会的诺克斯幼崽蛋都破壳以后,谢栾在照顾这些新生幼崽的忙碌中仍不时想起在另一世界线里那几只已经长大了的幼崽以及在那边世界的亚伊,每次想起的时候都会稍微走一下神。

  再去触碰萨恩族首都星上的巨大时钟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谢栾想再到平行世界里看看那几只长大了的幼崽现在过得好不好是不可能的事情——

  理论上是这样。

  但就在谢栾微低下头再一恍神的片刻间,他发现自己进到一个不算陌生的空间里,然后他久违地见到了一个金色光球。

  “夏佐?”谢栾顿时愕然了, 他以为这个金色光球在当初完成引导的时候就彻底消失了,现在对方却再次在他面前出现。

  似乎能看出谢栾在想什么,这个金色光球很快把自己的声音传达到谢栾脑中:“当初为了让你和这边世界建立链接, 成功欺骗规则,我确实几乎彻底消失了, 这个光球作为我分裂出去的最后意识当然也会跟着消失。”

  “但看来幸运之神比较眷顾我,我还能出现在这里,为了感谢你救下了这个世界, 我是来帮你完成一个愿望的。”对方如是说道。

  符合谢栾曾经的猜想, 夏佐确实是萨恩族的人, 对方本来该是先知克莱的接班人,但因为窥见世界的结局, 为了改变结局而牺牲了自己。

  萨恩族有三位先知, 当前任先知到达一定岁数的时候, 就会开始培养接班人。

  选择一个时间点, 短暂回到过去以及能凭主观意识窥视未来的边角都是夏佐的个人能力, 在萨恩族里,夏佐是公认的天才。

  但现在萨恩族里没有任何人记得夏佐,当前世界没有对方存在过的痕迹,这即是对方为了改变结局而付出的牺牲,或者说是代价。

  和上次一样,现在对夏佐来说依然时间紧迫,在回应完谢栾的猜想以后,对方马上开始了行动。

  谢栾都还在想对方所说的帮他完成一个愿望是什么意思,下一秒他眼前的景象就完全改变了。

  “唔……”感受到的些微眩晕感让谢栾抬手扶了扶自己的额头,等片刻时间过去以后,他才真正看清楚周围场景。

  不只是眼前景象,腰间圈着的银色尾巴和扑腾翅膀撞入怀里的幼崽也都让谢栾微愣了下。

  这里是……

  盖亚。

  又是突然到了这艘方舟舰上,且这次被传送过来的人还不止有自己,亚伊和另外五只幼崽也都一起过来了。

  有时候能飞就是有优势,一只有着鹅黄色绒羽的小胖啾和一只黑龙幼崽先后飞到了谢栾怀里,此时谢栾腿边靠着一只维克幼崽,还有一只小人鱼在用手抓住他的裤腿,而一只穆卡幼崽正乖乖靠近在谢栾身边。

  虽然不知道这突然的传送是怎么回事,但只要青年在旁边,这些幼崽面对这种突然发生的事情也没什么惊慌害怕,反而很是安心。

  幼崽只要靠近在亲近的家长身边就能安心了,不会去想太多事情,亚伊则第一时间把尾巴圈到谢栾身上,将其他幼崽也划入保护圈内。

  尽管眼前是熟悉的建筑,这艘方舟舰是盖亚没错,这只诺克斯却也已经敏锐察觉到了某些微妙的不同之处。

  “帕帕~”

  抓住青年的裤腿,这只人鱼幼崽抬起头,湛蓝眼睛里清楚倒映着青年的样子,冰蓝鱼尾上的尾鳍开始小幅度地左右轻晃了起来。

  听见这只小人鱼对自己的唤声,谢栾先是温声回应了下,随即他把这只人鱼幼崽抱了起来。

  这只小人鱼现在还不能化出双腿,在陆地上肯定是要有人抱着的,艾因看不见,在这陌生环境里也需要谢栾抱着行动。

  谢栾一个人抱不了这么多只幼崽,原本拍动龙翼飞到他怀里的黑龙幼崽很懂事地伏低身体趴伏在他肩上,现在谢栾顺利抱着三只幼崽行动。

  对于这只非常懂事的黑龙幼崽和在旁边表现得很乖的穆卡幼崽,谢栾都用肢体动作表现出了他的夸奖,然后谢栾对接近进入战斗状态的亚伊表达安抚。

  不知道该说是一回生二回熟,还是该说是某种直觉,比起上一次的迟钝状态,谢栾这次很快就发觉,他很有可能是再次来到了自己挂心着的另一条世界线。

  方舟舰的安全系统探测到不明入侵者,这个入侵者又是毫无预兆的出现,和几年前如此相似的情况让正坐在方舟舰主厅殿里的几人在这时都略微变动了神情。

  在座上的一名年轻人率先站了起身,这名年轻人有着颇为特别的暗金色头发,此时脸上表情像是带着一丝惊喜又像是非常忐忑。

  原本对方只是很无所谓地挂着笑脸,现在却混杂了许多其他神情,诸如期盼和小心翼翼,尽管他根本什么都还没确认。

  “是不是……”都没有听见入侵者的敌视感,站起身的拉维这样低声说着,周围听见他低语的几人没有说话,但注意力明显也都集中在眼前虚拟面板所显示出的红点上。

  方舟舰上的士兵们接到命令,即刻去把入侵者带到主厅殿来,假如入侵者是一名黑发的人类青年,不允许他们动用任何武力手段。

  对于这个有点奇怪的命令,除了新加入军团的士兵不理解是什么情况以外,军团里的大部分士兵都明白原因,行动上顿时变得更加谨慎。

  不出意外,谢栾带着幼崽和一只诺克斯走出房间的时候,又是在那条通道里,遇到了一队伍持着光束武器的士兵。

  果然是又来到了这边世界——

  真正确定以后,谢栾此时的心情变得很是复杂难言,当然挺高兴,也想快些见到他在这边世界担心着的那几个人。

  持着武器过来的士兵们因为考虑到也许会遇到的青年,他们一开始根本没把武器举起来,枪口都是对着地面的。

  这些士兵在看见谢栾的时候都没发愣,当看见站在谢栾身边的那只成年诺克斯的时候,他们当场微愣住了。

  他们刚刚……不是在主厅殿那边见的首领?

  是用空间异能先过来的吗,士兵们只能想到这个解释。

  “不是敌人,这里是……”谢栾轻拉住在他旁边的亚伊,但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解释起比较好,只好先说一句,“等会过去你应该就明白了。”

  青年这次不是自己一个人来到他们的方舟舰上,还带了好几只幼崽,不知道为什么,正给谢栾领路的这些士兵们总觉得这些幼崽都让他们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等把人带到主厅殿的时候,看着坐在主座上的首领和站在青年身边除了衣着以外,形貌完全相同的诺克斯,周围士兵们的思维彻底卡壳了。

  在长桌前边坐着的几人在看见青年的时候原本都非常欣喜,但在同时看见被青年抱着的几只幼崽的时候,拉维很明显变换了表情。

  “啾啾?”

  蹲在青年怀里的鹅黄色小胖啾当然看见了眼前这名成年的同族,对这名同族有种奇妙的熟悉感,这只库维族的小胖啾对谢栾清脆的啾了两声。

  谢栾抬手给这只用乌溜眼睛望着他的小胖啾整理身上羽毛,摸了摸这只库维幼崽的柔软背羽,温声说:“这是长大后的拉维。”

  这只库维幼崽显然不太能理解谢栾的话,但被谢栾抚摸着羽毛,这只小胖啾很快用自己的浅色鸟喙去蹭一蹭谢栾的手指,很明显地表达出依赖亲近。

  “哼。”眼看着青年这样温柔地给这只库维幼崽整理身上的羽毛,拉维几乎是反射性别过头去哼了一声,哼声其实很低,但也传达到了谢栾耳里。

  其实他并没有立场这么做,拉维很清楚这件事情,但亲眼看见谢栾对那只库维幼崽的宠爱表现,他不由自主地产生这种反应。

  很难描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心里就是有点儿堵着,不那么愉快,即使知道那只幼崽是另一世界线里的“自己”。

  不知道这只库维啾为什么突然不高兴,但谢栾知道原因一定是在他这边,所以只思考不到一秒,他伸手去碰到这只已经离自己很近的年轻人的头发,放缓声音去唤一下对方的名字:“拉维?”

  被青年用带点询问意味的温缓语气呼唤名字,还被触碰到头发,这只成年的库维啾几乎马上就高兴起来了,再靠近一步,小心地把头低下轻抵到青年肩上。

  但谢栾唤出这个名字,在他怀里的小胖啾当然也以为谢栾在喊自己,于是很快啾了一声回应。

  因为这记啾声,此时蹲在谢栾怀里的小胖啾和把头轻抵在谢栾肩上的拉维对视了一会,然后似乎是被后者对青年表现出的霸占意图激发了什么,这只鹅黄色小胖啾忽然把自己的翅膀张开一些,挺起毛乎乎的小胸脯,对后者不那么友好地发出叫声:“啾,啾啾——!”

  这就是幼崽表达对峙的姿态了,在大人看来当然没有什么威胁力,甚至还有点可爱,谢栾摸了摸这只库维幼崽绒羽丰厚的胸腹,把这只小胖啾安抚了下来。

  不知道这一大一小怎么刚见面就这么不对盘,从来没遇过这种情况,谢栾微妙地感受到一点头疼感觉。

  但很快,谢栾就发现更令他头疼的情况还在后边,幼崽和几只在谢栾眼里的大宝宝还好,同时存在于这个世界里的两只诺克斯才让谢栾真正不知所措。

  谢栾没办法忽视任何一方,夹在这两只诺克斯中间,谢栾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的艰难。

  庆幸的是,作为夹心饼干中间的那一层,谢栾感受到的巨大压力只持续了一段时间。

  当方舟舰在洛伦星停下的时候,这两只诺克斯似乎为了不让谢栾过得这么艰难,双方勉强达成了某种协议。

  于是谢栾第一次体会到,被两只诺克斯用尾巴圈住腰是什么感觉,他真的是走不动路了……

  可以说一切都很巧合,方舟舰这次的目的地依然是洛伦星,谢栾久违地再次来到了这个星球。

  两只诺克斯这边勉强是能和平相处了,幼崽这边,目前相处最不对盘的是那两只库维族的大啾和小啾,其他几个宝宝倒是让谢栾省心许多。

  尤其是穆卡幼崽,无论是大的尼克还是小的这只穆卡幼崽,待在谢栾身边的时候都很乖,一大一小相处得非常不错。

  在被谢栾轻拍锋利前臂的时候,这两只穆卡都从喉咙里对谢栾发出低低嘶声。而在谢栾要摸头的时候,因为谢栾不够高了,大的尼克就主动把头低下来给他摸。

  “尼克这个名字取自赛维拉族古语言里的一个词语,是“诞生”的意思。”上一次没来得及和对方说这件事情,谢栾这次认真地对这只成年穆卡把话说出口,在说着的同时抬手轻摸着对方向他低下来的坚硬头部。

  “虽然尼克出生的时候,我没有在旁边看见,但我对你们的诞生是抱以期待的。”这份期待来得不够及时,是后边才补上的,但谢栾给出的期待绝对没有减少半分。

  这两只穆卡都不用谢栾怎么哄,只要谢栾在旁边就会很乖了,接下来谢栾看见向他走过来的一只成年人鱼。

  和被谢栾抱在怀里还是短发的人鱼幼崽不同,这只人鱼有着一头浅金长发,长相是不辨性别的美丽,异常秀美。

  从眉眼轮廓其实很容易可以看出,这只成年人鱼和谢栾怀里的小人鱼长相是非常相似的,尤其是那双湛蓝漂亮的眼睛,同样浅金颜色的头发和冰蓝鱼鳍更不必多说。

  非要在两者之中找出最大的区别的话,大概只有额间的金色纹印了,这个纹印只在人鱼幼崽的额上有,在这只成年人鱼额上是没有的。

  谢栾见对方向自己走来,主动招了招手,等这只人鱼走近到他跟前以后,谢栾在怀里抱着只人鱼幼崽的同时,也腾出手去半拥抱了下对方。

  在青年记忆里看见对方抱着一只人鱼幼崽和像现在这样亲眼看见,对迦尔来说,感触上还是不太一样。

  被青年腾出手来轻轻拥抱,这只有着浅金长发的人鱼张开手去回抱住,在真实碰到青年的一刻才终于有了安全感。

  羡慕着处在另一世界里的“自己”能够将掉落的第一块鳞片送给青年,更加羡慕着这只小人鱼能在奈瑟拉节上给青年唱歌,得到对方的夸奖,最羡慕的是,这只人鱼幼崽能在青年的呵护和宠爱里长大。

  几年前,迦尔也送了鳞片给眼前青年,那并不是他掉落的第一块鳞片,但青年还是接受了,这让他当时真的非常高兴。

  过没多久,谢栾听见眼前这只已经长大了的人鱼对自己说想要唱歌给他听,谢栾没有想任何事情,马上就柔和眉眼点下了头。

  “当然好。”谢栾这么回应。

  似乎想要确认什么,在唱歌之前,这只人鱼声音不大不小地唤了下青年:“帕帕。”

  “嗯。”谢栾清晰而明确地应了一声。

  被谢栾抱着的人鱼幼崽看一眼前边的成年人鱼,又抬起头看一眼自己的家长,眨动了下湛蓝眼睛,也用尚且稚嫩的声音跟着对方一起唤了唤谢栾。

  “帕帕~”

  在呼唤时左右轻晃尾鳍,这只人鱼幼崽把尾鳍轻轻拍打在了谢栾身上。

  谢栾摸了摸怀里这只小人鱼的冰蓝鱼尾,同时也表达爱护地给了在他面前的成年人鱼一个额间吻,一碗水端得再平不过。

  再一会,一阵歌声传递回响在谢栾所在的这片小树林里。

  人鱼族的歌声通常都颇为动听,但这样连游鱼和飞鸟都为之停留的清丽歌声在人鱼族里也是万中无一的,这阵歌声毫无疑问有着引人沉醉的力量,轻易能够打动人心。

  谢栾当然也被打动了,在歌声里传递的情感并不难理解,虽然这只人鱼已经长大了,对他依然有着幼崽面对家长时的那种依赖。

  在青年离开之前没有给对方唱歌,这一直是让迦尔后悔着的事情,现在这件事情终于弥补上了,人鱼的歌声变得愈发清越。

  被谢栾抱在怀里的人鱼幼崽也睁着湛蓝眼睛在倾听着,听着听着,这只小人鱼也开口唱出了歌声。

  两只人鱼歌声里表达情感是一致的,幼崽的歌声虽然比起成年人鱼要稚嫩一些,但也同样有着打动人心的能力。

  歌声交融,在这片区域附近听见歌声的人,都不禁停步驻足,聆听这阵动听美妙的天籁。

  这一天过得还算平静,到第二天还是在这片小树林里,谢栾就遇着件让他头疼的事情了。

  一大一小的两只库维啾像是争着要在他面前表现自己很厉害似的,互不相让了好一会以后,现在在他面前比起异能来了。

  “啾啾!”

  绒羽是鹅黄色的小胖啾站在地面上,努力扑腾了一下翅膀,制造出的迷你飓风卷起了地上的几片树叶,把树叶卷在半空中回荡了好几圈。

  做完这件事情以后,这只小胖啾对谢栾挺起它毛乎乎的小胸脯,乌溜眼睛很是明亮,又对谢栾清脆地啾了好几声。

  “嗯,宝宝很厉害。”谢栾马上给出夸奖,希望这只小胖啾能高兴了就好。

  可小的这只是高兴了,大的那只却还没高兴。

  也要在青年面前表现自己,这有着暗金头发的年轻人看着小胖啾制造出迷你

小说5200阅读网www.5200xiaoshuo.com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