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    第二百三十二章

    “会不会是iah?能把这些人连在一起的节点就是他。”issac按住门把手,“也许该去问问他,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敌人,恨他恨到连作出无罪判断的陪审员都不放过的人。哇喔,那个人一定恨死他了。”

    说完,他扭开把手,走进了会客室s像是把他的玩笑当真了,过了一会儿才摇着头反应了过来。

    “也就是说,还有五个人的名字在死亡名单上挂着?”issac进去的时候,恰好听到booth的最后一句话。

    “这么说也没错。”这也是booth召集剩下的陪审员的原因之一,“我希望各位能重视这件事,并接受fbi提供的监视性保护。”

    十二个陪审员死了五个人,这简直是打在脸上重重的五巴掌。如果不把这件事妥善解决,那么,一旦被民众知道原本应该被严格保密没有一丝泄密可能性的陪审员名单外泄,陪审员惨遭报复——那乐子可就大了。

    陪审员能做什么?

    他们可以决定每一个站在被告席上的人是有罪或无罪,一旦提前泄露了名单……

    几年前,英国有一个人就这么干了,把k坑的不要不要的。那个人拿着一份名单,通过电话对上面的人或威逼或利诱,成功的洗白了自己。

    那个人就是moriarty。

    不过一想到他的名字和他干过的事,这件事发生在他身上似乎也不是那么值得诧异。

    但总之,不是人人都是moriarty,发生陪审团名单泄露这件事只是小概率事件。可再小概率的事情只要发生,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空子借题发挥,都会发酵出大事件。

    现在的情况是,悲剧已经发生了,但大家都希望悲剧只会到此为止,也只能到此为止。

    在知道这件事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这位胖乎乎的女士这一次脸板的时间格外长,她去了法院,申请调出了那场庭审的书面记录以及投票选择,在交给booth之前,还做了一番强调。

    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能再出死亡事件了。

    “监视性保护?我也需要吗?我是说,我当时投的可是反对票。”那个神经质的男人又换了一只手的指甲开始啃,说完,他注意到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后,他也扭头过看去,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恍然,“啊,你也来了!你投的是赞成还是反对?”

    “你好像不是很担心?”issac对于这种态度反应玩味。

    “反对派应该是安全的……啊!”这个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边另一个赞成者打了一拳。被通知了这种消息,知道自己可能上了一张什么死亡名单,没有人的心情能放松的下来,而这时候,一个少数派很可能逃过一劫就算了,偏偏这个人还在自己面前炫耀,这种人,除了找打还能是什么呢?

    没有人甘心被揍,一场小混乱眼看就要上演,如果没有booth阻止的话。

    issac也帮了一点小忙,毕竟,不能指望着文质彬彬的s能忽然变身武力担当。也因为这种微妙的立场差异,让本来因为恐惧而火气上扬的人注意到了他的不同。

    “为什么你的通行证和我们的不一样?”一位女士拿着自己挂在衣领上的证件,上面没有什么具体姓名,只有一个大写的黄色v字母,代表着这是访客专用通行证。

    “因为我在这工作。”issac也好声好气的解释了。

    这个回答就像是捅了一个马蜂窝,issac也没想到在这种环境下,他的身份居然会变得那么多有权威,让那些人立刻转变了立场,开始浮想联翩。

    “iah是有罪的!所以被他蒙蔽了以为他无罪的人才被迁怒,上了死亡名单!”这个结论从逻辑上来讲没问题,但对于issac来说就有点难以接受了。

    “我没说过iah有罪。”issac坚决不承认这一点,“我只是觉得现有证据不足以宣告他无罪而已。”

    “这有区别吗?”

    issac板着脸告诉他们,有,而且区别特别大。

    等他这些人送走以后,issac难得的感觉有些心累。

    “下一次你可以一个一个的叫人来。”issac真诚的建议booth,“别一股脑的叫上一群,这太乱了。”

    “在你来之前,我就这么决定了。”booth说,“虽然我不确定,以后还会不会发生这样的大型案件。”

    issac仔细的想了想,“还是不要再发生这种案件比较好。”

    “所以,你参加了那场庭审。”过了一会儿h开口问道,“你在里面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issac摇了摇头,“除了那是我作为陪审员身份参与的第一场庭审以外,没什么特别的。”

    “可你投了反对票。”booth指出。

    “被告的辩护律师,怎么说呢……”issac回忆了一下,“他的话有点套路,在案件陈述的时候避重就轻,大打感情牌,用煽情代替律法,实际上重点全被模糊了。”

    “他是一名律师,有义务保证雇主的权益。”s说了一句公道话,“虽然有时候,雇主的权益和大众的价值观相悖。”

    “我知道。”对于这一点issac算得上是家学渊源,“所以我觉得他并没有完全陈述,所以对拿出来的已知证据有点怀疑。我投反对票不是因为我觉得iah有罪,而是认为这件案子需要更多的调查,展示更多的证据。”

    “但和你有同样想法的人却只有一个。”booth说。

    issac耸耸肩,“没办法,感性的人永远那么多,弄得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冷血了,居然不愿意放过一个从小遭遇不幸的年轻人。”

    “你只是足够理智。”s若有所思,“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什么意思?”booth抬起头s的表现让他觉得他大概会有所收获。

    “,他同样投了反对票。”s说,“从他来他就一直在啃指甲,他真有那么紧张吗?或者说,他本来就那么紧张,只能用小动作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不是吧?你觉得,他因为别人没有赞成自己而杀人?”issac摇了摇头,“如果这样的话,那可在骨头上的信息怎么解释?‘youareright’,他在死者的骨头上刻下这三个单词的意义是什么?总不能是‘哦,恭喜你答对了,所以,见上帝去吧’?如果他想靠杀死和他选择不一样的人来证明自己的正确,他该刻的单词难道不应该是‘iamright’吗?”

    “你提醒我了!”booth却忽然想起一件事,“关于陪审员名单的泄露,会不会这根本不是透过非法手段获取的,而是,凶手,他本身就是其中一员?最差也曾经在法庭上出现过,见到了所有陪审员。”

    “如果是前者的话,在法庭开始审讯之前,我们在房间里的确进行过自我介绍,彼此间有了初步的了解。”issac说,“如果是后者,法庭中的书记员嫌疑最大。”

    “等等!”s不解的问道,“如果你们最开始就进行了自我介绍,为什么他们还对你fbi的身份这么惊讶?”

    “额。”issac难得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我怕我的职业会影响他们的判断,所以就没说fbi的身份。”

    “那你说的是什么?”s好奇的问。

    “法学院在读学生。”issac回答,“还有一位老妇人想要把她的女儿介绍给我,不过在我投反对票以后,她就说我没有同情心,再也没提过这件事。”

    “在读学生?”s扬起眉。

    “谁会嫌学位少?”issac不以为意的说。他曾经和reid讨论过怎么用最少的精力获得更多的学位,reid的经验在他这里行不通,他也只能从自己最熟的地方下手了。

    至少,家学渊源这种事,该用还是要用起来。

    三个人讨论了一会儿h决定再去和谈谈,看他到底是小白羊还是披着羊皮的狼。issac提出想看一看尸体,“也许我能发现什么线索?”他这样说道。于是s带着issac去了杰斐逊研究所。

    “booth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奇怪?”issac确信,自己在booth脸上看到了嘲笑。

    “他并没有嘲笑你。”身为一个侧写师s的观察能力也不可小觑,“他只是觉得,在杰斐逊里,没有an发现不了的线索。”

    issac翻了个白眼,无话可说。

    不过,他很快就为先前的决定后悔了。看着摆在放置台上的白骨,他一脸懵逼,“尸体呢?”

    s的手指转啊转,“我以为你早就该有所预感,到了杰斐逊这边的尸体,很快都会被清理干净,只剩下骨头。”

    “可我听说新发现的第五具尸体很新鲜,没有腐烂到只能从骨头上找证据的地步。”issac瞪着那具白骨,这可有点脱离他的能力范围了,“他身上的肉呢?”

    “你可以去问问cam。”an不以为意的端详着一节骨头,“她是法医,在她那里,你不只能看到肉,还有五脏六腑,大脑,眼睛……”

    issac从来没有在杰斐逊研究所这里感觉到如此的不友好。

    要去看一堆没有骨头支撑的烂肉吗?他深深的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