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0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第四十七章 吃错药了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又是一星期过去。</p>

    常玄在凌寒烟和灵儿回去后,坐在茅草屋的门槛上叹了口气。</p>

    这些日子里,凌寒烟依旧每日来茅草屋打扫落叶,给灵药浇水,挑战常玄。</p>

    可她一直没有想要拜师的念头,这令常玄很是忧郁。</p>

    院门口巨大牌匾上‘通天教’三个大字看起来颇有气势。</p>

    三间孤零破落,让人不敢直视的茅草屋却直接拉低了宗门的形象。</p>

    空荡荡的院子里更是连块青石板都没铺,一片篱笆院墙,这宗门形象让自己怎么收徒?!</p>

    人要衣装、佛要金装。</p>

    系统大神咋就不能送个气派辉煌的驻地。</p>

    还有凌寒烟这个冷傲的女人,怎么就一点不开窍!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p>

    常玄不由想起了一首歌,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怎么猜你也猜不明白。</p>

    自己跟她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免费教她?</p>

    若她明日再来挑战,说什么也不能答应了!</p>

    “咦,谁要突破了?”</p>

    常玄突然感应到天地间异常的波动,灵力正急速的朝茅草屋的方向涌来。</p>

    在神魂的感应下,常玄很快确定了灵力涌动的方向。</p>

    要突破的不是少女岳宁,而是墨子夜。</p>

    墨子夜在修炼了通天护体神功后,经脉和体质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修炼的速度也增快不少。</p>

    天地能量涌动的速度越来越迅猛,透过墨子夜周身的毛孔钻入他的体内。</p>

    只是这股能量太过于恐怖、庞大,在墨子夜经脉中乱窜,他脸上不由露出几分痛苦的神色。</p>

    在太玄经心法的引导之下,这些能量终于可以被他控制,在体内运转了一周天。</p>

    天地间灵力还在不断的灌入墨子夜体内,令他经脉再次产生鼓胀的感觉。</p>

    墨子夜只能一次一次的运转太玄经,将进入体内的灵力炼化的更为精纯。</p>

    少女岳宁也感应到灵力的异常波动从自己房间走了出来。</p>

    “是师叔在突破吗?”</p>

    “嗯。”</p>

    常玄点了点头,没有太多焦虑,在他看来练气境的突破并不算太难。</p>

    少女却是微微的咋舌,要知道墨子夜拜入宗门不过只有月余,而他已经突破两次了。</p>

    这等修炼速度,即便放到大宗门里,完全可以与那些天才弟子相比。</p>

    少女不知道眼前的常玄可是创造出一夜升九阶的奇迹家伙,所以他才会如此淡定。</p>

    其实修士的每一次突破其实都面临失败的风险,轻者损伤经脉,严重的话有可能境界就此止步,终生无法晋级。</p>

    突破晋阶时,外人是无法插手的,只能凭借自身毅力闯过去。</p>

    常玄和岳宁在门外静观其变,也暗有守护之意。</p>

    这是若发生点变故,可能会导致墨子夜晋阶失败。</p>

    灵力的波动持续了大约十分钟左右。</p>

    墨子夜也算不负两人所望,在压制住体内灵力后成功突破了壁障,晋阶练气境六阶。</p>

    “呼——”</p>

    墨子夜睁开眼眸,长呼出胸口的一口浊气,心中忍不住的狂喜。</p>

    他握了握拳头,一股全所未有的充沛力量之感流淌全身,那是比先前多出了好几倍力量。</p>

    自己体内的经脉、血肉和骨骼都强化不少,单纯的力量也有所提升。</p>

    墨子夜试着对空气打出一拳,隐隐有音爆之声。</p>

    还算不错!</p>

    墨子夜心满意足,正想去告诉常玄师徒这个好消息,推开门却发现两人就站在门外。</p>

    “恭喜你,成功晋级练气境六阶。”</p>

    常玄笑吟吟的说道。</p>

    墨子夜感激的说道:“多谢师兄,若没有您的教诲,子夜不可能进步这么大。”</p>

    “不必谢我,这是你自己汗水和努力换来的成果。”</p>

    常玄摆了摆手,其实先前他并不看好墨子夜这个豪门子弟。</p>

    一般而言豪门子弟都吃不了苦,受不了罪。</p>

    墨子夜话多,也一直是游戏风尘的心态。</p>

    可跟常玄相处久了,这个怠懒的家伙竟变了性子,倒是有些化茧成蝶了。</p>

    “师兄,太过谦虚那就是骄傲了。不如这样,咱们去麓山城,师弟做东,咱们包下齐天楼,畅快的玩他七天七夜如何?”</p>

    墨子夜先前还很严肃,现在又变得嘻嘻哈哈了。</p>

    “齐天楼是酒楼吗?师叔,为什么不带我去?”</p>

    少女岳宁疑惑的问。</p>

    “呦——”</p>

    墨子夜望着少女神色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话多的他竟被少女问得哑口无言。</p>

    常玄抽了抽嘴角,一脚没忍住踹向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p>

    自己不过是吃了一次花酒,碰上了墨子夜,简直是污点啊污点!</p>

    “哎呦!”</p>

    墨子夜痛呼一声,揉着自己受伤的屁股。</p>

    他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罪有应得。</p>

    常玄咳嗽两声,机智的岔开话题,淡淡说道:“子夜你来这里也时日不短了。也该回去看看二老,报个平安。”</p>

    “师兄说得是。”</p>

    墨子夜点了点头,别看他平日里玩世不恭,对家族的事物漠不关心,其实心里也是想替父亲排忧解难的。</p>

    “这些气血丹你带着。”</p>

    常玄将装有气血丹的须弥袋交给墨子夜。</p>

    “师兄,你不一起去吗?”墨子夜有些奇怪的问。</p>

    “嗯,我还有其他要办的事情。宁儿,这次你跟你师叔一起。为师这里有张欠条,你去把这笔账收回来。”</p>

    常玄又将欠条交给了少女岳宁,上一次因为时间匆忙,他没能将这笔账收回来,借此机会也正好让少女出去散散心,修炼也需要劳逸结合。</p>

    “是,师父!”</p>

    岳宁的小脸上满是开心的神色。</p>

    她拉了拉常玄的衣袖,怯生生的问道:“师父,您真的不一起去吗?”</p>

    常玄苦笑着点头,他倒是想去,可系统不允许啊!</p>

    “你们办完事也不要太贪玩,记得早日回来。”</p>

    岳宁的脸上流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不过既然师父交给自己任务,那就好好的去完成。</p>

    墨子夜拿着装有气血丹的须弥袋站在原地挠头,想了半天,有些犹豫的说道:“师兄,你这礼物有些太贵重了。不过师兄放心,虽说我是墨家的一份子,也绝不会让师兄吃亏。这些气血丹就当墨家收购的。”</p>

    墨子夜知道这里面可是有好几百枚气血丹,一枚气血丹的价格在10个灵石,也就是一千金币。</p>

    这可是好几千的灵石,数十万的金币,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可是相当大的一笔财富。</p>

    其实在常玄炼制气血丹的时候,墨子夜就猜到了他的用意,而这份情谊又其实金钱所能衡量的。</p>

    墨子夜一激动就张开双手,想要上前送给常玄一个拥抱。</p>

    “你干嘛!”</p>

    常玄惊恐后退,眼神怪异的看着墨子夜。</p>

    墨子夜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浑身寒毛也是立了起来。他想起在客栈对师兄解释半天自己没有断袖之癖,甚至去城主府外偷窥城主小姐,为啥师兄还是不相信我!</p>

    墨子夜和岳宁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装,便出发了。</p>

    “师父,再见。我们会早点回来的!”</p>

    少女岳宁转身朝院门处的常玄摆了摆手道别,她蹦蹦跳跳的前行,身后马尾轻扬。</p>

    ……</p>

    ……</p>

    春天的风带着一股清凉和花香,令人闻着欲醉欲眠。</p>

    常玄坐在自制的摇椅中,仿佛都要睡着了。</p>

    没了活泼可爱的少女,没了话痨墨子夜,常玄竟再次感受到了孤寂、落寞。</p>

    你有多久没有抬头看一看天空了?</p>

    自从来到无极界以来,一直都是慢慢碌碌,在生存的压力下,在生死的压力下,他不曾有过悠闲的时光。</p>

    或许自己有些太急了。</p>

    常玄默默的想着,忙着修炼、忙着炼丹、忙着收凌寒烟为徒。</p>

    朝阳喷薄而出,远处渐渐行来两道人影。</p>

    常玄心下已有决断,一切顺其自然。</p>

    常玄站起身,迎着朝霞走到院门口,平静的望着灵儿和凌寒烟。</p>

    “从今日起,你们不用再来宗门打扫了。”</p>

    灵儿大眼睛眨了眨,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可不用再做苦力,她还是蛮高兴的。</p>

    凌寒烟冷若冰霜的俏脸微微的动容,今天这位年轻的宗主吃错药了不成?</p>

    平日里把自己当成仆人使劲的使唤,现在日子还没到呢,他这是又唱的哪一出?</p>

    “理由?若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我拒绝!”</p>

    凌寒烟神情严肃的说,她是一个认真而有原则的人。</p>

    她径直的从常玄的身边走过,从院门后拿出一把扫把,开始了今日的工作。</p>

    卧槽!</p>

    这女人吃错药了不成!</p>

    自己说的很清楚了吧,她在这矫情个什么劲?</p>

    “没有理由,本尊的话不重复第二遍!”</p>

    常玄被这冷傲美女激出了几分火气,这是我的宗门、我的地盘,我的地盘就要听我的!</p>

    凌寒烟冷着一张俏脸,手里握着扫把,与常玄对视,竟是没有丝毫妥协的意味。</p>

    常玄一个闪身就要上去夺凌寒烟手中的扫把,这时一道人影骤然出现在场中,挡在了凌寒烟与常玄的中间。</p>

    这时一个丰神如玉的青年,望向凌寒烟的眼眸中满是柔情蜜意。</p>

    “寒烟,我就觉得有蹊跷,为何你经常带着灵儿出门,你是不是受到了这个人的蒙骗或是威胁?”</p>

    常玄有点懵,自己哪里像是骗子了?</p>

    </p>

    </p>

    </p>

    </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