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0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剧本 > 第238章 被遗忘的艺术家们
    <fontcolor=red><b></b></font>

    李清欢结束对李白的采访,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关一斋找到古代人集散中心的负责人“小强”,希望能在这里逗留几日。

    小强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让李清欢感觉有点意外。这个地方到处能看见巡逻的管理员,一个个穿着医生的行头,而在李清欢眼里他们就像穿着白大褂的狱卒。

    李清欢好奇地问关一斋:

    “您也是在这里待过的,为什么这里的管理员对您的态度特别好?”

    “原因有很多……”关一斋顿了顿说:“简单来说,我从这里毕业了。”

    “毕业?”李清欢愈发不解。

    关一斋解释道:“当年相关部门召唤古代人的初衷是想利用他们超凡的能力为现代社会做贡献。从时间上来讲,我不是距离现代最遥远的古代人,但我在古代人集散中心的资历是最老。我是最早穿越到现代的第一批古代人,通过非常困难的考核,才得以摆脱这个牢笼。后来,相关部门解散,古代人集散中心被sod接管。这里变成一个精神病院,这里的古代人都成了精神病人。”

    李清欢豁然开朗,因为关一斋从“古代能人”蜕变成“现代能人”,所以尽管人们不知道李白,不知道梵高,不知道贝多芬,依然知道关一斋的存在。

    ……

    随后的几天,小强带领李清欢参观这个“疯人院”。小强是这个地方唯一知道古代人内幕的人,而且精通多国语言,几乎能跟这里所有“精神病人”畅通无阻对话。

    李清欢在小强的帮助下,陆续采访了一些古代名人。小强说的作者曹雪芹,也在古代人集散中心。所有这些作品被盗窃的艺术家里面,曹雪芹的经历算是很凄惨的。

    明清时期的曹雪芹风光过一段时间,但好景不长,后来家道中落沦为一个名不经传的扑街写手。他这块金子在死后好多年才发光。

    尽管他写的被后世称为四大名著之首,可曹大大本人一分钱稿费都没有赚到,因为没有哪个出版社把版权费烧给他。最可气的是曹雪芹用一辈子写出来的,已经成了别人的作品。张桦把抄来的送给一个三流作家,改编成了一部男性向后宫小说。对于作品被改得乱七八糟这件事,曹雪芹目前的态度尚不明确。

    李清欢很遗憾,并没有见到曹雪芹本人,因为他正忙着续写未完成的,已经写到一百多回,内容跟高鹗续写的完全不一样。

    ……

    李清欢在小强的帮助下,又采访了几个外国名人,例如:安徒生、高尔基、梵高……

    梵高是拒绝采访的,一直自顾自地坐在墙角画画。他对作品被张桦盗用这件事毫不在意。他看了画家高更在他死后创作的几部作品,认为自己以前的油画作品还有很多改良的空间,正在尝试新的绘画风格。

    ……

    李清欢虽然采访了几个赫赫有名的外国咖,但他们都不是关一斋要见的那位朋友。

    关一斋想见的朋友正在被关禁闭。他的名字是“贝多芬”,又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一个牛掰到不需要过多介绍的音乐大师。

    李清欢见到贝多芬的时候,他被牢牢固定在椅子上。椅子被固定在地板上。他看起来40岁左右,眉宇间酝酿着一种怒气。李清欢目测他的身高差不多1米6左右,耳朵上挂着类似助听器的设备。

    贝多芬从26岁开始失聪,50岁完全丧失听力。李清欢以此判断眼前的贝多芬还处在中年时期,可以利用助听器听见一些声音。

    李清欢翻了翻小强提供的关于贝多芬在这里闹事的记录:

    贝多芬像传闻中一样是个火暴脾气。李清欢对此早有耳闻,据说贝多芬以前发飙的时候有一次把装汤菜的盘子扣在佣人身上。他创作写时先后有三个仆人辞职,连房东们都不愿意把房子租给他。

    音乐是贝多芬的全部,就算打一辈子光棍也义无反顾。他认为创作音乐是在与上帝交谈,其它琐事都无关紧要。

    可是,现在时代不同了。

    贝多芬过去的成就足以让人们忽略他所有的缺点。可现在的贝多芬在世人眼里,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每天都在咆哮,对着电视机里偶然出现的张桦怒吼,经常吓到其他人。

    李清欢目前为止采访过的所有艺术家中,贝多芬对张桦盗用作品这件事的反应最激烈。因为语言沟通不方便,李清欢省略了寒暄,干净利落的切入正题:

    “为什么要把张桦的名字写在内裤里?”

    贝多芬用流利的德语回答:

    “因为,我要每天放屁崩这个狗娘养的!”

    小强翻译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笑了。

    李清欢同为艺术创作者,可以理解这个音乐家的感受。正是愤怒和激情让贝多芬扼住命运的咽喉,使他的音乐充满爆发力。

    贝多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好好听他讲话的人,毫不保留吐露自己的心声:

    “我从没想过写谱是为了名誉和荣耀,但我无法容忍有人践踏我的心血!、、、、、、还有第五号交响曲,那是对我来说最特别的作品……它们就像我的孩子。你能容忍你的孩子认贼作父吗?”

    小强把贝多芬的话原封不动翻译了一遍。李清欢听完无言以对。

    这时,几个小伙子把金杯车里的钢琴搬运了下来。当关一斋说出这架钢琴是给他的礼物时,贝多芬面无表情,肩膀却在微微颤抖。

    那晚,月儿又亮又圆,比中秋节的时候还要圆。

    贝多芬用钢琴给弹奏了一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