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0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上章 > 078、皆有预谋
    猪龙上岸之后便没有了威胁,所以吴回将它们都留在大后方的水泽中,协助运送与保护后勤补给船队。当重辰部的军阵排开之后,最前列的是另一种异兽——赤甲兽。

    赤甲兽并不是天生的异兽,它其实是一种蛊兽,以九黎养蛊秘法专门培饲出来的,约有一人高、六足、浑身披着暗红色的坚甲,甲壳的边缘带着锐利的刺,背甲张开能伸出薄膜状的翼,还可以短距离滑翔与飞行。

    若掌握了九黎蛊术的秘传,肯投入足够的代价,培饲出这样一头赤甲兽倒也不难。可是吴回在战阵前方排出了清一色的八十多头成年赤甲兽,这就绝非朝夕之功了,可见重辰部多年来一直在暗中大规模的培饲赤甲兽,很显然早就时刻准备着要对付九黎。

    想对付九黎,最大的困难是什么?那就是九黎巫公们诡异难防的巫蛊之术,很多巫公精擅用毒,还能驱使各种各样令人意想不到的毒虫猛兽。假如派普通战士在最前列冲锋,往往还没冲到对方阵前便会死得莫名其妙。

    赤甲兽的坚甲能承受箭矢射击,冲锋的速度极快,更重要的是它们能对抗大部分巫公所使用的毒素,就算中了毒也可以继续冲锋,不至于立刻丧失战斗力。赤甲兽还有一个特点,能在短时间内承受高温,可冲破熊熊大火的封锁。

    摆出赤甲兽,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防备九黎用火攻,恰恰说明吴回打算用火攻。九黎巫公驱使的各种毒虫猛兽,绝大多数都是怕火的,很多诡异而无形的毒素,也会在大火中化为乌有。用火攻冲击黎民战阵,而吴回这边的赤甲兽还能顶着大火杀过去。

    重辰部既吞并了奔黎部、得到了九黎秘法传承,当然也做好了针对性的准备。重辰部族人不会去大规模的去修习九黎秘术,却在暗中大规模培饲了猪龙与赤甲兽,筹划多年终于等到了今日之战。

    虎娃曾指挥过千军万马,精通兵法,他一看重辰部摆开的阵势,不必等双方真的动手,就已经清楚吴回想怎么打这一仗了。重辰部战略上已占得先机,战术上也安排得接近于完美,如果还要挑什么弱点的话,就是的主力部队的数量似乎少了点,吴回只带来了十支军阵。

    巴原上的军阵沿袭炎帝时代的编制,七人为一小队,七小队为一军阵,设一位军阵长和两位副军阵长,总计五十一人。

    而中原的军阵则是黄帝时代的编制。五人为一小队,其中设一名伍长,两支五人队互相配合组成一支十人队,就像人的一双手,伍长就是大拇指。十人队专设一名队长,指挥属下的十名战士,总计十一人构成一个基本作战单位,。

    十个基本作战单位则编成一支军阵,军阵长是总指挥,一支军阵的总人数是一百一十一人。那么吴回的军阵战士总计就是一千一百一十人,再加上主帅亲卫以及各位将军,大约在一千二百人左右。

    对于一个部族来说,这已是相当大规模的武装了,后方还要配备人数多几倍的后勤辎重队伍,可以算是举族总动员、所有青壮都得上阵。可是重辰部并非一般的部族,如果它真的举族动员,足以派出二十支以上的整编军阵。

    既然吴回摆出逼迫九黎列阵决战的架式,而且打的是措手不及的奇袭,就应该集中所有的力量。只要击溃了面前的九黎大军,九黎诸部就很难再阻挡重辰部的进犯了,吴回为何没有这么做呢?要么是后勤跟不上,毕竟是渡过云梦巨泽而战,要么就是另有原因。

    再看九黎这边的大军,人数足足比重辰部多出一倍有余,都是召集来的各村寨精锐战士。九黎的军阵并不像重辰那样有统一的编制,而是以各村寨为基本单位,不同的部族村寨战士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可以互相配合支援的战斗小队。

    黎民所豢养的本命蛊虫或蛊兽原本很私秘,但此刻都已经派到了战阵前,各种奇形怪状的毒虫猛兽看上去就令人头皮发麻,假如碰上毫无准备的敌人,吓也能把对方吓个半死。

    培饲蛊虫的大多是飞黎部,加上少量的蛊黎部与山黎部族人。而山黎部更多的战士修炼的是另一种秘术,类似于吞形之法,具备常人所不具备的各种诡异能力,是近战冲阵的主力。

    器黎部则擅长制造各种军械,并在阵后操纵各种远程武器。木黎部精擅工事,已经在阵线上构筑了壕沟、矮堤和各种陷阱,配合蛊黎部施放的各种毒物。

    重辰部大军来得很突然,可是看九黎诸部摆开的军阵,也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绝不是仓促集结对敌。

    少务打国战,事先要有长期的物资储备、后勤组织、兵力动员与训练的过程,眼前的大战虽然比不上巴原国战的规模,但这样的战阵也绝不是短时间内说拉就能拉出来的。虎娃暗叹了一口气,无论是重辰还是九黎,这双方应该早就想开战了。

    九黎大军在前方直接指挥战阵冲杀的是山黎狻,在后方总览全局、居中策应的飞黎望。飞黎望一看敌军的阵势,立刻以神念对各位将领道:“小心对方用火攻,不能让赤甲兽冲入阵中!”

    山黎狻本来想先来一波毒虫猛兽的掩杀,见此架势,下令将那些诡异的虫兽撤到了战阵两侧以及第一道防线后方的壕沟里,并命令操作大型军械的器黎部做好准备,山黎部各村寨战士顶在最前方保护,大军随即就变换了阵型。

    蛊黎钟持长杖飞至半空喝道:“吴回,你为何率大军犯我九黎?”正式开战之前,场面上的话还是要说几句的,既是鼓舞军心士气,也是为了给将来天子调停公断时做铺垫。

    吴回已年近百岁,头发却并不是白的,微微有些秃顶,脑门四周以及颌下的须发呈现枯黄的颜色。他骑在一头高大的巨犀上,朗声喝道:“蛊黎钟,我儿子少甲辰在哪里?我听说说他已经死了,杀死他的是重辰部领地上的奴民,却逃到九黎之地受你等庇护。

    我来为子报仇,你等却拒不交出凶手,还要集结大军开战吗?我早就说过,要么把我要的人交出来,要么我将血洗九黎。你们真想为了窝藏凶手,而不惜让九黎万民陪葬吗?”

    蛊黎钟在空中一举杖,有人推出了百余辆车,排列在阵前如一条长龙,车上全是尸体。这位大巫公悲愤地喊道:“吴回!少甲辰残害奔黎遗民,奔流杠父子迫不得已将其刺杀。如今他们以死谢罪,若说交待早已有了交待。

    可你之凶残更胜少甲辰,竟行此屠村灭族之事,就连妇孺也不放过!难道真以为我黎民可欺吗?”

    吴回的神情有点发愣,没想到九黎在阵前推出这么多尸体来,眼见奔流村族人已经死绝了。他原以为是九黎主动杀了这些人,好让他没有开战的借口,可是听蛊黎钟的话锋显然又不对。

    还没等吴回反应过来,战阵后方的飞黎望又喝道:“吴回,你已经将奔流村一族尽数屠灭,难道还不罢手吗,今日又率大军前来?为少甲辰报仇是假,分明就是要借机进犯我九黎之地!”

    吴回差点没给噎着,急怒之下反而哈哈大笑道:“你等好生无耻,自己杀了人,反而欲栽赃于我!这些人死了,难道事情就完了吗?就算是我杀的又怎样,他们本就该死!将那幕后谋划之人交出来,否则今日你等皆将葬身此地……”

    幕后谋划之人?虎娃听得微微皱眉,吴回好像认定了少甲辰之死另有内情,那么这个人指的好像就应该是自己啊?假如虎娃没来,九黎是无论如何交不出这个人的。这时飞黎望又特意看了虎娃一眼,想让他也出面说几句。

    可是虎娃就站在飞黎望身边沉默不语,好像就是打定了主意冷眼旁观。这时阵前的山黎狻又喊道:“吴回,你要战那便战。你若不战,便交出凶手立时退去!”

    吴回不再废话,朝前一挥手,战阵开始冲锋。虎娃从未见过么诡异的冲阵战术,照说这么大规模的冲锋会感觉到大地都在轻微震动,但此刻却没有太大的动静。那些赤甲兽的六条腿跑得飞快,硕大的身体却很轻盈,就像是带着嗡鸣声飘过来一般。

    少甲辰之死的确只是个借口,哪怕奔流村全体族人的尸体都放在阵前,哪怕虎娃站出来说明当日情况,都不可能再阻止这场大战了。而九黎五位大巫公竟这样处置奔流村族人的尸身,也让虎娃觉得很不舒服。

    冲过来的不仅是赤甲兽,把鞋赤甲兽后面还有一批修士跟进,这些修士至少也有三境修为,有人合力施法在空中燃起了炽热的火光,还有人将很多助燃之物扬上了天空,在战场上空卷起了一层熊熊燃烧的火幕,向着九黎战阵落了下来。吴回果然是用了火攻。

    九黎战阵的第一道防线并非事先挖出的壕沟,而是刚刚推出去的那一百辆车。赤甲兽已经冲到了车前,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一片噗、噗爆裂声。很多尸身的血肉都炸开了,冒出青灰甚至是淡粉色的雾气,还有很多怪异的虫子钻了出来。

    还有另一部分尸体,在诡异的秘法操控下突然从车上起身,扑向敌人企图将其紧紧抱住。

    虎娃的眼角在微微抽搐,奔流村族人死后仍不得安宁,其尸体也成了工具和武器。这些尸首刚才被推到阵前时,虎娃看见阵中的九黎战士皆是面露愤懑与仇恨之色,心中也是战意沸腾,皆感受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

    奔流村族人的尸体先被用来鼓舞战士们的士气,然后又成了战阵的第一道防线。如此诡异的手段,若是碰上普通的军阵,足以将对方的冲锋击溃。

    可惜这对赤甲兽的威胁不大,那些尸体刚刚爆开或者扑出,空中的火幕就落下了,那一排车辆变成了一道火墙,只有个别几只赤甲兽被绊住,绝大多数赤甲兽都冲过了火墙。

    空中的火幕是受修士操控的,如一片火海又向着九黎战阵卷去。山黎狻、器黎干站在军阵中连挥骨杖,周围一群大巫公也合力施法,平地上涌起狂风卷向火幕,一道道火舌冲向天空。大部分火焰并没有落到阵中,而赤甲兽已冲过了第一道防线。

    战阵前方是壕沟,火焰落在壕沟里燃起一片片黑烟还有怪异的嘶鸣声,山黎狻虽然将很多虫兽撤走了,但毕竟还留了一部分在阵前,这些虫兽遭遇了火攻。与此同时,壕沟后面突然竖起了一排带着尖刺的栅栏,它是从地上冒出来的,作用就是为了阻挡冲阵。

    有些赤甲兽撞在了栅栏上,有些赤甲兽则直接飞了过去,栅栏随即也被燃成另一道火墙。无论如何,赤甲兽的冲锋速度被延缓了,也能让重辰部后续军阵难以跟进冲锋。

    九黎战阵也发起了反击,只见空中飞起了一片活物,有硕大的飞虫也有怪异的鸟类。飞得较低较慢的虫鸟被半空的火幕点燃,飞得较高较快的则穿了过去,迎接它们的则是一片箭雨。

    重辰部以赤甲兽为前锋,修士队伍跟进施法放火,这些修士之间还有腰佩短刀的箭手。箭手隔着火幕向着九黎军阵放箭,此刻又都将箭射向了半空。当九黎的飞行虫兽展开反击时,重辰的一些修士也将火焰卷向了上空。

    战斗是立体的,赤甲兽已经冲到了战阵前,器黎部的战士们也纷纷展开了远程攻击,类似弩砲一类的军械射出重型弩箭和巨石,它们可以杀伤赤甲兽,也可以攻击到火幕另一端重辰部的修士与箭手,喊杀声与惨叫声渐渐响成一片。

    仅仅靠弩炮一类的远程军械很难完全阻挡住赤甲兽的冲阵,很多山黎部的战士发出怒吼,身上亮起各种怪异的图腾花纹,各持武器朝着赤甲兽迎面冲了过去,看他们的厮杀配合,很像是在山野中猎杀大型猛兽。

    离虎娃不远的一位飞黎部战士并未冲上前去作战,却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委坐于地,原来是他的本命蛊虫在前方阵亡了。

    再看那些重辰部的箭手,着装十分怪异,全身都包着兽皮,头和脸都蒙上了,只留了很小的缝隙露出口鼻和眼睛,鼻孔是塞着的,口中也含着东西。看来就是为了防止毒虫袭扰,同时也是防范毒烟,毕竟火攻不能解决所有的毒物。

    有的箭手正在射箭,却突然被半空抛来的巨石砸中,有的箭手好端端的却突然扔掉了手中的弓箭,打着滚惨叫着撕扯着身上的衣物。有不少毒虫还是越过了防线,要么从天上要么从地底,这些箭手的衣物包裹的再严密,也总有缝隙可钻。

    战阵对决,并非一波冲锋,那样作战只是没有组织的乌合之众。人的体力总是有限的,战场的形势也在不断发生变化,需要轮番发起攻势。重辰主攻而九黎主守,就像一**大浪在拍打堤岸,时有崩溃的缺口,随即就会被堵上。

    这场大战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最终在黄昏来临时结束。吴回的大军并没有冲溃九黎的军阵,付出了二十多头赤甲兽、百余人伤亡的代价。而九黎这边的损失则更大,伤亡近三百人,这还不算那些被驱使的虫兽损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