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0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线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唐陌和傅闻夺是队友, 他与练余筝、慕回雪几人也能交流信息。但白若遥,对两人来说, 不能算是真正的队友,也无法完全信任。所以在游戏开始后, 唐陌没有问过白若遥受到了什么异能限制,同样, 他也没告诉白若遥自己的异能限制。

    “诺亚在方舟上的晚餐”游戏, 一开始, 玩家就禁止使用道具, 异能受限。

    唐陌的异能限制是:仅可使用三个异能,且全部变为一次性异能。

    傅闻夺的限制是:每次使用异能仅能持续三分钟, 且使用完后,有三个日夜的冷却时间。

    如今, 白若遥说,他的异能“凡人终死”只能对一个人使用。他选择了唐陌, 然后看到唐陌被浓烈的死气缠绕。

    “凡人终死”异能, 看到对方的死气。

    死气是每个人的死亡概率, 并非一尘不变。异能拥有者的一些行为可以改变对象的死气,但是如何改变、怎样改变,没有定数。

    听了白若遥的话,唐陌面不改色, 他冷冷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白若遥委屈极了:“我看上去像是会骗你的人吗, 唐唐?我对你这么好, 你居然怀疑我。只能对一个人使用的异能, 我都给你了呢。”

    傅闻夺低沉的声音响起:“那现在呢。”

    白若遥看向他:“一共只能使用三次,如今已经用过一次了。傅少校,你确定要现在用第二次吗。”

    傅闻夺:“嗯。”

    白若遥非常无所谓,反正他的异能确实鸡肋,在这个游戏里,他把异能用到唐陌的身上,以后也没法再换。他双眼盯着唐陌,眼底有光芒流转。三秒后,他闭上眼睛,无奈地摊手:“真可惜,死气好像少了很多。唐唐,一定是我做了什么事,帮你减少了死气,你是不是要好好谢我?”

    唐陌没空搭理他。

    怀疑白若遥,只是因为唐陌知道,这个人的单人作战能力极强,且不需要异能。

    全球所有高级玩家中,白若遥这样的是少数。连慕回雪都说,如果没有异能,她不一定是白若遥的对手。可想而知,城堡里的十七个玩家里,白若遥很有可能是最强的几个玩家之一。

    但是经过刚才的对话,白若遥暂时撇清了自己的嫌疑。

    白若遥没有杀那个女人的理由。他和对方素不相识,他又是个极其惜命的人。他每次再怎么作死捣乱,都是站在自己有把握离开游戏、保住性命的基础上。可这次,黑塔禁止使用所有道具,同游戏的玩家也都实力可怕。白若遥急切地需要第七层的线索,他要前三位通关游戏。

    所以他不会乱来。

    只要他不是那个黑塔怪物,他就不会随便杀人。

    白若遥:“唐唐,傅少校,你们有怀疑的对象吗。”

    傅闻夺:“没有。”

    唐陌也非常诚实:“没有。不过我觉得傅闻夺刚才说的有道理,杀死那个女黑人的凶手,极有可能是一个美国玩家。”

    白若遥嘻嘻一笑:“你们就没想过,除了美国玩家外,还有可能是一个能让她放松警惕的人?”

    唐陌皱起眉头:“比如说?”

    白若遥笑道:“那个老头?一个老头,多没有攻击性呀。他怎么会杀人呢。”

    傅闻夺冷冷地纠正他的错误:“乔治·安索尼也是美国玩家。”

    白若遥做作地睁大双眼:“咦,他是美国玩家吗,我都没注意。”

    唐陌:“……”

    这家伙根本就是根搅屎棍吧!

    三人走到床边,拉上被子。唐陌和傅闻夺轻声商量自己在白天的两个小时里总结出的一些玩家信息和疑点,白若遥在旁边时不时地插两句话。他的话一般都是没用的废话,但是偶尔还能说出一点有用的信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距离夜晚结束,还剩下五分钟。

    唐陌和傅闻夺正在一个个排除怀疑对象,白若遥忽然笑道:“说起来,最后要是在红票上写名字……唐唐,傅少校,我们也算是队友了?”

    抢六模式,前三名通关第六层的玩家/队伍,都可获得一条关于第七层的线索。

    原本唐陌和傅闻夺并没有真的与白若遥组队,但这一次,他们被黑塔分配到了一个队伍。三个人共用一张红票,哪怕唐陌、傅闻夺不想和白若遥一队,他们都被绑在了一起。写红票的名字时,也一定会备注——

    队友:唐陌,傅闻夺,白若遥。

    除非……

    唐陌淡淡道:“你要是死了呢?”

    白若遥夸张地喊道:“唐唐,你就这么希望我死?”

    唐陌没再说话。

    城堡里,第一束阳光射进屋内。唐陌拉开被子,先道:“昨天晚上,我没有出去。”

    傅闻夺:“我也没有。”

    白若遥抱着被子不肯撒手:“嘻嘻,我也没有。”

    三人互视一眼,一起起身走向门外。他们拉开门时,练余筝和那两个欧洲玩家正好从门里出来。几个人看了眼对方,一起走向楼梯。走到一半,那个欧洲男玩家鼻子动了动:“什么味道?”

    唐陌脸色一变:“焦味!”

    傅闻夺:“还有血腥味!”

    众人迅速地走到楼梯口,向下一看。只见长长的桌子旁,一个焦黑的人形物体倒在地上,四肢向天,被烧得僵硬。唐陌视线一转,在看到这人身旁的东西时,双目一缩。

    练余筝惊道:“竟然死了两个人?!”

    十六小木偶,人人互防备。大火烧死成黑炭,还剩十五个。

    十五小木偶,连夜想逃跑。千刀万剐血淋淋,还剩十四个。

    浓稠的血液将地面染成深红色,当所有玩家从房间里出来时,看到这副场景,也不免露出反胃的表情。他们都是经历过很多游戏的高级玩家,但这种死法,实在有些残忍。哪怕是回归者,大多也不会残忍地将人分成数百块肉片,只会简单地杀了对方,节约时间。

    是的,第二个晚上一共死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被烧成了黑炭,另一个人被千刀万剐,根本分辨不出原本的样子。

    长桌上,两个小木偶晃晃悠悠地掉下桌子,摔成碎片。众人再看向每个人的椅背,找到了死去的两个人的名字。

    慕回雪:“俄罗斯玩家,阿纳托利·库尔布斯基。”

    安德烈说出了被千刀万剐的玩家的名字:“美国玩家,大卫·安德斯。”

    这种尸体非常不好处理,剩余的十四个玩家奇将地上的肉片收拾干净,再把俄罗斯玩家的焦炭尸体抬到三层阁楼。当傅闻夺推开门时,他动作微微一顿,站在他身后的唐陌问道:“怎么了?”

    傅闻夺沉默片刻,侧开身体,让其余玩家看清阁楼内的景象。

    “那个女人的尸体不见了。”

    阁楼里一片死寂。

    玩家们迅速地走进阁楼内,将阁楼搜查了一遍。然而这阁楼本就狭小,除了一张破椅子外没放任何东西,一眼就能看清全部。

    尸体确实不见了。

    只可能是晚上,被别人偷走的。

    练余筝提议:“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偷走尸体,但这两具新的尸体我们不如不放在阁楼。”

    欧洲的男性玩家否决了她的建议:“放在哪儿有区别吗。”他微微一笑,目光扫视周围:“反正,放在哪儿,那个家伙也肯定会知道。”

    众人把俄罗斯玩家和美国玩家的尸体放进阁楼,一起下了楼。

    傅闻夺关门的时候,尝试了一下:“锁不了。”

    唐陌:“锁了也没有意义,无法使用道具,正常的锁对我们这些玩家,形同虚设。”

    一下子,又少了两个人。

    俄罗斯玩家和美国玩家大卫都是一人一把椅子,他们的椅子空了,长桌旁只剩下九个人继续坐着。

    一向很少说话的东南亚玩家阿布杜拉用阴冷的眼神将每个玩家扫视一遍,他的目光如同毒蛇的信子,潮湿阴狠。他嘴巴张了张,又闭上,依旧决定不说话。

    不仅是他,今天大家得到的信息实在太多了。这一次,所有玩家都各自思索着,良久,李夏先开口道:“确认一下,那个女黑人真的死了吗?”

    白人老头抬头看向她:“如果是昨天的那具尸体,我确定,死了。你们也都检查过,她确实死了。”

    李夏:“但是她的尸体不见了。”

    欧洲女玩家莉娜冷笑一声:“所以呢?你是怀疑尸体自己长腿跑了?”短发女人不屑地看了一眼在座的所有玩家,她声音冷漠:“你们之中,有人偷走了那具尸体。她确实是死了,即使她有障眼法,也不可能瞒过黑塔。”

    唐陌悄悄地看了这女人一眼。

    他们想到一起去了。

    在发现女黑人的尸体消失后,唐陌的第一反应也是障眼法。

    在暴风雪山庄模式的推理小说中,经常会让凶手假意死亡,逃脱嫌疑。在场的十七人都是全球最强大的高级玩家,谁也不知道对方拥有什么异能。如果那个女黑人的异能是让自己陷入假死状态,蒙骗了其他人,也不是不可能。

    但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唐陌否决了。

    “她在椅背上的名字被黑塔划掉了,属于她的木偶也摔成了碎片。而且游戏规则第七条:每个白天的最后一分钟,所有人可行驶投票权。”顿了顿,唐陌继续道:“如果她没有死,黑塔一定会在她的位子上更新一张新的白票。但是黑塔没有,因为她已经死了。”

    假死的可能被排除,那只剩下一种可能。

    白若遥:“杀了两个玩家还不够,还偷走了一具尸体。有点意思哦。”

    慕回雪敲敲桌子:“所以,怪物为什么要偷走那个女人的尸体?又或者说,为什么要在第二天晚上才偷走尸体。在他杀死那个女人后,他完全可以直接把尸体藏起来。偷走尸体的原因是什么,他想从中得到什么。”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解答。

    傅闻夺:“可以等第二天看看,今天那两具尸体会不会消失。”

    白若遥笑嘻嘻地歪了头:“所以问题来了……昨天晚上,有资格出门的三个玩家已经死了两个,还有一个,是谁呢?”

    到这个时候,仅存的十四人每个人都有了嫌疑。

    唐陌确定,华夏的七个人中,除了他不熟悉的李夏,其余六人肯定不是黑塔怪物,同时他们没有杀害玩家的理由。所以杀人的,肯定是剩下来的八个人。

    诡谲阴冷的东南亚玩家,沉默寡言的东亚玩家。

    似乎是队友的两个欧洲玩家,白人老头美国玩家,是队友的两个美国男性玩家。

    还有华夏玩家,李夏。

    这八个人里,每个人都有嫌疑。正常而言,老人的身体素质是不如年轻人的,女性的身体素质也不如男性。在异能受限制的情况下,想要一次性杀了两个强大的男性玩家,女性和老人都无法做到。

    唐陌的视线对准五个男性玩家。

    这时,一个美国玩家开口道:“大卫·安德斯,其实我听说过他。他是美国2区的,纽约人。他的异能类似于镜面反射,我不清楚详细的,但他的异能是战斗型异能,即使受了限制,也不可能这么简单地被人杀死。他实力很强。”

    唐陌看向他,他记得这个玩家叫贝尔·弗斯克。

    另一个美国玩家开口道:“嗯,而且是一次性杀了两个玩家,凶手的实力绝对极强。”

    这是美国玩家约翰·布鲁斯。

    这两人是队友。

    傅闻夺看向安德烈:“那个俄罗斯玩家,你知道吗。”

    安德烈摇摇头:“不认识。”

    虽说不知道那个俄罗斯玩家的异能,但很明显,就对方一身强壮的肌肉能看得出来,这也是一个体能很强的玩家。

    白人老头忽然开口:“虽然我们不知道互相的实力以及异能,但是有件事,我想大家是知道的。全球第一个通关攻塔游戏的华夏玩家傅闻夺,第一个通关困难模式的玩家唐陌,还有时间排行榜第一名慕回雪,以及第一个通关五层的莉娜·乔普霍斯和唐德·赛维克。”老头声音平静,“高级玩家中也有实力高低之分,因为战斗能力强,不代表就能通关游戏。你们五个人,可以说是这座城堡里,最厉害的玩家。”

    李夏补充道:“还可以加上他,他看上去就是个比较靠武力攻塔的玩家。”她指着安德烈。

    东南亚玩家开口了:“一共六个人。”

    白人老头:“不错,这六个人,是最有实力一次性杀了那两个玩家的人。”

    “啪啪啪——”

    掌声骤然响起,众人看向鼓掌的人。

    白若遥笑道:“精彩,这个推理可以。反正排除异己,一定没有坏处。不过你们这么说我可就不开心了,唐唐也能算强者?”

    唐陌猛地意识到对方要说什么,立即斥声道:“白若遥!”

    白若遥捂着嘴巴,偷笑道:“你们是不知道他的异能是什么哟。要是知道了他的异能,你们就会知道,在异能受限的情况下,他能杀死一个玩家就很费力,杀死两个玩家,那根本不可能呀。”

    唐陌直接出手,攻向白若遥。比他更快的是,傅闻夺翻手拔出一把枪,抵在白若遥的脑后。

    白若遥无辜地举起双手:“我说错了吗。”

    唐陌眯起眼睛,看着娃娃脸青年。片刻后,他按住傅闻夺的手,傅闻夺收起了枪。他转过头,看向那几个神色各异的玩家,神色淡定:“所以现在你们可以猜测,我的同伴是不小心透露了‘只要封锁住我的异能我就是个废物’这个信息,还是我们在演戏,希望你们认为封掉我的异能后,如果再出现死人,就肯定不是我杀的,洗清我的嫌疑。”

    唐陌嘴角勾起:“所以,你们猜是哪一个呢?”

    第三个白天结束,白若遥在纸上写下“乔治·安索尼”,那个白人老头的名字。其余玩家也在纸上各自写了名字。

    众人回到房间。

    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唐陌抬手握拳,狠狠地砸向白若遥。白若遥早有防备,如他说的一样,没了异能,唐陌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轻松地挡住了唐陌的攻击,可傅闻夺一个横扫,白若遥狼狈地向后退了两步。

    完全没有之前在长桌旁的镇定自若。

    唐陌握了握自己的手指,他抬头看向白若遥,眼神冰冷:“虽然他们没有投票投出我的异能,但是白若遥,再有下一次,你可以试试。”

    白若遥靠着墙壁,看着唐陌和傅闻夺:“我猜猜,第一天被投票的是那个女黑人,因为她话太多了。第二天是慕回雪?因为她太强了,时间排行榜第一名。那现在被投出去的……”他转首看向傅闻夺,“傅少校?”

    傅闻夺瞥了他一眼,没有否认。

    白若遥笑道:“唐唐,你看我这根本就是故意的。你再怎么强,他们也不会投你。他们会按照次序,依次把最强大的玩家的异能封锁住。你猜下一个是谁?我觉得还不会是你哦,会是那个欧洲女人,或者安德烈。”

    唐陌对白若遥这个人已经再无任何看法。他实在看不懂神经病的思路,有时他觉得白若遥的行为是有目的的,有时又觉得他压根就是捣乱。

    三人拉上被子,白若遥正准备说话,唐陌将手枪放在床头,对准了白若遥的脑袋。

    白若遥无奈地眨眨眼:“唐唐,傅少校,变态也有变态的好处,变态的脑回路,有时候很不一样哦。”

    唐陌挑眉:“你承认自己是变态?”

    白若遥难得露出惊讶的表情:“难道你们不是这样看我的?”

    傅闻夺:“他只是觉得,你是个神经病。”顿了顿,补充道:“我也这么觉得。”

    白若遥竟然感动道:“你们居然只觉得我是神经病,没想到在你们心里,我还算是有点形象的。”

    唐陌:“……”

    傅闻夺:“……”

    真特么神经病人思维广,智障儿童欢乐多!

    虽然白若遥白天的捣乱,令其他玩家大致了解唐陌是一个靠异能通关游戏的玩家,但同时他们也降低了对唐陌的怀疑。现在所有人的异能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限制,这也意味唐陌杀人的能力被大幅度削弱。

    至少未来的两三个日夜内,他们不会将重点对准唐陌,而会关注傅闻夺、慕回雪等人。

    漆黑的房间里,白若遥令人厌烦的声音响起:“对了,你们真的觉得,是黑塔怪物杀死了那三个人吗。”

    唐陌一愣,脑中快速地闪过某个念头,但他没有抓住那感觉。

    傅闻夺:“你想说什么?”

    白若遥嘻嘻笑道:“傅少校,我刚才已经说了,变态的脑回路有时候很不一样。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或许他们不是被黑塔怪物杀的,是被人类杀掉的哦。比如第一天,假设我和你,以及那个女黑人是可以出门的三个玩家。我故意杀掉那个女黑人,让你误以为我就是黑塔怪物。你要是蠢一点,在红票上写下我的名字,那你就失去了抢六资格。”

    唐陌:“那第二天的两个人呢,你杀了两个。”

    白若遥纠正道:“唐唐你又冤枉我,我说了,我晚上没有出去过,不是我杀的。”

    唐陌面不改色:“只是举例。”

    白若遥无奈地说道:“行吧,你说的话我难道还能说不么,傅少校都要打我了呢。杀了那两个人……”声音戛然而止,唐陌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白若遥。只见漆黑的夜色中,娃娃脸青年明亮的双眼里浸着一层幽幽的神色,冷得令人心底发寒。

    白若遥用带着笑意的声音,理所当然地说道:“杀掉别的玩家,直接淘汰敌人……这不是更方便么。”

    一夜过去,唐陌拉开被子,他与傅闻夺确定过两人晚上都没出去,接着一起打开房门离开。就在唐陌快要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他看见慕回雪站在楼梯口,低着头,看向楼梯下方。

    唐陌从没见过慕回雪这种表情,她静静地站在那,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察觉到唐陌的视线,她转过头,瞳光微动,嘴唇张了张,又闭上。

    傅闻夺皱起眉头,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唐陌此时已经走到前方,来到慕回雪的身边。他顺着慕回雪的视线低头看去,双目在触及到那具尸体的时候瞬间睁大。

    过了几秒,唐陌走下楼梯,检查了一下尸体。他转首对傅闻夺道:“死了,和童谣说的一样,是被一刀穿心死的。果然,晚上出门根本无法发现,这或许是黑塔做出的障眼法,我们谁都没发现他出去了。直到刚才出门前,我们也没注意到这个事实。”

    慕回雪手指紧了紧,轻轻叹了口气:“没想到,Fly……”声音停住,她改口道:“Fox真的会死。”

    唐陌低着头,看着白若遥睁大的双眼和胸口那个黑漆漆的血洞。他的目光在对方被砍断的右手臂上停了一刻。

    良久,唐陌笑了一声:“还欠我一个人情,居然就这么死了……”

    “嗯,我真亏。”